抚州准分子激光近视眼手术,

原标题:一位身居北京的沈阳人的“异想天开 在浑河岸边建一座地标性建筑

赵晓华提议在浑河岸边建设地标性建筑,还设计了雕塑和音乐喷泉广场本组图片由华商晨报记者 张诗尧 摄

赵晓华手绘雕塑草图

赵晓华手绘规划图

赵晓华提议的浑河岸边改造区域(图中绿地部分)

9月8日的沈阳,风吹过时,有些微凉。

浑河南岸一民居29楼,一位优雅的女士临窗而立,落地窗可以让她将浑河两岸景物尽收眼底。她时而抬头紧盯窗外某处,时而在手中那个四开的大厚本子上画上几笔。

打开的窗有风吹来,使得大厚本卷起的扉页发出轻响。静寂中,一个略带调侃的男声响起:“又画上了,这次又往上加了点什么?你呀,异想天开啊!”

“昨天从晨报回来后,我觉得我的构想还可以再完善点。”女士边说边在空白处写下备注。

女士叫赵晓华,今年68岁,退休前从事文博工作,“刚开始我也认为我自己做了个梦,是有那么点异想天开,但现在我不认为这是异想天开。”

“限高范围内,在浑河东南岸建一个能多高就多高的大机器人,并将其打造成沈阳标志性建筑。”赵晓华的构想,在旁观者看来匪夷所思。

为此她给有关方面写了封信:

“……沈阳自秦开建城以来特点诸多,能享誉全国并能令沈阳人自豪的机器人智能制造应该位列其首。设想:在前述浑河大桥东南角,与新世界博览馆和盛京大剧院隔河相望,打造一座在限高范围内能多高就多高的机器人像……”

赵晓华说这个想法不是一两天了,“退休后我和老伴回他家乡北京生活,但故土难离,特别在意沈阳的事,在北京看到有沈阳新闻,好的我高兴,不好的我发愁。”她现在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北京,但每年会回沈阳小住一两个月。

1

“清明上河图回辽"省亲"是我提出的建议”

敢想、执著、乐观——赵晓华用6个字形容自己。这样的性格特点与她从事的专业有关。

赵晓华1971年进入文博系统工作,退休前从事文物征集鉴定。文物鉴定需要专业性、严谨性,“是在复杂的文物研究工作中,逐渐养成了敢想、执著和认真的人生态度。”

她在从事文博工作期间,曾参与南宋玉玺“天子之宝”、五代后晋末帝石重贵墓志、辽代皇族墓葬出土文物等重要文物的征集与鉴定。2004年,在辽博(市府广场原址)新馆筹备之初,因馆长采纳了她的建议,促成了北京故宫博物院院藏国宝《清明上河图》回辽“省亲”这一轰动沈阳的大展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原藏于北京紫禁城,溥仪为今后生计打算将其带到伪满洲国新京(今吉林长春市)。抗战胜利后,溥仪在沈阳东塔机场被苏军俘获,本人被带往苏联,随身携带的物品留在了沈阳,其中就有《清明上河图》,被辽宁省博物馆的前身——东北博物馆收藏。新中国成立后整理文物时,被误认为是模仿张择端原作所画,将其认定为三级文物。经辽博资深专家杨仁恺先生再次鉴定,发现其实这幅才是张择端的真迹,上世纪五十年代被调入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。

位列国宝之首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自再次入藏后从未离开北京故宫博物院,能回辽“省亲”,在外界看来是一件难度非常大的事。“世间最珍贵的是情,我们用"省亲"中包含的浓浓的"情"字,一定能打动北京故宫博物院。”赵晓华说。最后《清明上河图》在辽博新馆开馆当天展出,展览持续了一个半月。

在工作中,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,逐渐也就形成了她“敢想、执著”的性格。

2

“在电视看到沈阳熟悉的街路高兴好几天”

赵晓华的老伴是北京人,1970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沈阳工作,两人婚后在沈阳生活了36年,“我都在沈阳生活一辈子了,老了到我家乡北京养老吧!”2006年,老两口去了北京。

“在北京守着电视看辽宁的新闻,虽然每年都能回沈阳一次,但是还想看看家乡的消息。在沈阳生活的时候也没觉得沈阳怎样,但是一旦离开了,却总想得到家乡的信息。”她说,这也让她理解了海外游子的思乡之情,“离开沈阳之后天天看辽宁台,偶尔看到熟悉的街道能让我高兴好几天。”

“触动我产生在浑河岸边建一座地标性建筑的想法并非一天两天,也不是突发奇想,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”赵晓华第一次觉得沈阳没有出彩的地标建筑,源于2003年的浦东之行。

她曾数次因公去上海,第一次是1984年,19年之后为筹备辽博新馆开馆,赵晓华随馆长到上海博物馆学习考察。“当我再次站在浦西看浦东,看到的是高大壮观的建筑群,令人炫目的夜景。19年之间,浦东天翻地覆的巨变让我激动不已心潮难平。”

上海城市发展的变迁给她带来了极强的冲击,“回来后我就想,沈阳也应该有一个能够代表自己城市文化元素的地标性建筑。但那时还真只是个想法,因为浑南尚未大开发,更没想到如今的浑河野鸭戏水、白鹭成群这样美。”

2012年赵晓华再回沈阳时,浑南开发已显端倪,她在浑南买了套房,与浑河毗邻,“当时觉得这浑南要打造成浦东了,于是萌发了在此规划建设地标性建筑的建议。”5年过去了,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。

3

“长450米、宽70米,用双脚一步一步丈量”

天气渐凉,傍晚浑河边散步、遛弯的人渐少,但两位老人却每天都来。迈着统一的步伐,沿河度量,嘴里还在统计着步数,时不时还回头向浑河桥方面望望,看上去有点怪。

这是赵晓华夫妇在用自己行走的步数丈量地标建筑的面积。

“今年6月18日自北京回来后,只要天气允许,每天都从浑河桥南岸东侧的酒吧街西口开始向东走,顺着浑河逆流而上,过五爱隧道、富民桥,直达长青桥。边走边算距离。”赵晓华的先生做了演示,两小步并成一大步,大约就是1.4米。大体上步行一小时到达富民桥,步行4公里能到长青桥,往返8公里。每天都会走一圈,得两三个小时。

通过实地丈量,他们发现,“晚上浑河南岸居民楼朝北侧都不开灯,一片漆黑,令人不悦的观感,使我建议在此建地标建筑的想法更加强烈。”

“城市标志性建筑的选址非常重要,一定要矗立在城市的核心位置上。而沈阳的核心地理位置,首选地处金廊银带的浑河大桥。如果此处有一地标建筑,每天在浑河桥、五爱隧道过往的人能看到,从桃仙机场来沈阳的人也能欣赏到。最后我发现,在浑河桥东南侧仅剩下一块狭长形的地块待建——浑河桥北已有盛京大剧院、新世界博览馆,虽美但不够高大宏伟,如果能利用南岸仅剩下的这块长约450米、宽70米的珍稀之地建设一个地标性大建筑,这是一件多么令人鼓舞的大作品。”

设计成啥样才能代表沈阳?沈阳哪些城市元素融入这座建筑最合适?她困扰了很长时间,“偶然在央视上看到沈阳制造的机器人,尤其是水下机器人能够深潜到大洋深处,这个代表着高科技智能产品的机器人正好能够代表沈阳城市发展。”赵晓华拿出一个大本子,“我设计的这个地标性建筑由三部分构成,下部为沈阳研制的"潜龙号"圆形水下机器人,上面站着一个人形现代智能的机器人(巨无霸),双手向上举过头顶,高擎着一个大钟。”

大本子上面画满了她的构思:在浑河桥东南角,与新世界博览馆和盛京大剧院隔河相望,打造一座在限高范围内能多高就多高的机器人像,手擎一座四面大钟,分别朝向东、西、南、北四个方向,以阿拉伯数字、罗马数字、中国的十二生肖和十二地支分饰钟面——传统而不失开放,活泼兼具端庄。大钟从7时至19时整点伴乐报时,选与沈阳相关的音乐。

“作为主体标志的配饰,可否在其东侧建一个地标,金色葫芦为基座,顶立一把金钥匙,寓意沈阳的大门迎接八方来客。两座地标间建音乐喷泉广场,夏季消暑休闲,冬季自然转换为冰壶运动场,既不伤冰面下的喷泉设施又不扰民,旁有现成酒吧街封顶露台方便观景,与相邻的奥林匹克公园名实相符,使这一标志性建筑组群成为沈阳振兴的桥头堡。”

8月22日,浑南区规划部门就此空地征求市民意见,“为了这个梦想,有时半夜突发灵感,兴奋地把老伴叫醒,他睡眼惺忪不爱听,我逼着他听,还得给我提出意见,老伴说我做的是"春秋大梦"。”

“我就希望能在浑南建成一座享誉世界的、激发沈阳人奋斗精神的大标志!”赵晓华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异想天开。

对话当事人

“机器人擎大钟设想

只为抛砖引玉”

9月7日,一位衣着得体、言谈爽快的女士“闯”到本报编辑部。

68岁的赵晓华女士,是一位久居北京的沈阳人,一位退休后身在异乡、心系家乡的沈阳人,一位满怀对家乡热忱、自信乐观的沈阳人。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在外人看来,您的这个想法不是大胆,而是有点异想天开。

赵晓华(以下简称赵):我从来都没有认为这是异想天开,我倒觉得这件事一定能成。

城市要发展总得有一个向上的“拐点”,建一个地标性的建筑,让人看到后都能够醍醐灌顶、振聋发聩。像沈阳这样数百万人口的大城市,如何才能让市民更加奋进,必须得有一座看得见、摸得着的实实在在的建筑,在沈阳核心地段建一座地标性建筑,是件能够鼓舞大家的好事。

沈阳提出“打造国际化营商环境”的大政方略,沈阳整体面貌好了,沈阳人振奋起来了,国际化营商环境更有望早日实现。

记:沈阳有很多地方,您说的地点有何特殊之处?

赵:地标建筑选址至为关键。地处金廊银带的浑河大桥位置十分重要,她是连接母城与新区的“脐带”,是“一河两岸”的核心,车水马龙是这里的一大景观。目前,河北岸,东有五彩钻石盛京大剧院,西有雄鹰展翅新世界博览馆;河的南岸,西已建了住宅楼,只剩东向还有一隅待建。

这一隅虽小却非常珍稀。她在大桥东南,朝霞每天在这里迎接南来北往为沈阳勤劳工作的人们;群星每夜在这里护送为沈阳明天奉献的建设者。更重要的是,来自桃仙机场的国内外宾客对沈阳的第一印象将在这里定格。这是一处打造沈阳标志性建筑的理想位置,东来西去的母亲河更能凸显出这一标志性建筑的宏伟高大。

记:曾有一句话很流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赵:我这个人比较自信,我觉得应该能够实现。一个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是这座城市的logo、这座城市的名片、这座城市身份的昭示,更是这座城市希望的灯塔。沈阳正走向全面振兴的道路上,需要正面向上的鼓劲。即便是这个建筑的建设没能实现,也能从别的方面振奋人们的斗志,精神鼓励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记:如果您的建议没有被采纳呢?

赵:其实,机器人手擎着大钟的设想只为抛砖引玉,世间不乏专业精英,政府振臂,媒体发声,全民参与,定会引出更好的创意,一样能够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。

记:沈阳媒体众多,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华商晨报来反映建议?

赵:有工作上的渊源以及多年积累下来的信任。我曾负责过一段时间的新闻宣传,对华商晨报可以说很了解。我参加过浑南规划部门的市民讨论会,在场的很多市民都对我的想法表示赞同,不少市民鼓励我写出来,我就说“写出来往哪里送才能得到市民的关注呢”?他们异口同声地说:华商晨报啊!这份报纸看的人最多。

记者手记

因为热爱,产生一个梦想

9月7日,晨报来了一位女士。说明来意之前,女士先拿出了她沈阳的身份证、退休证、北京的居住证等材料,只为证明她是言之有物之人。

这位68岁的女士虽离开家乡,却时刻关注沈阳的些许变化。她画的草图不专业,甚至有些简陋,但简单线条之间是对沈阳满满的爱。

和年轻人不同,她没有在网络上讲述她的梦想,而是选择了纸媒。用她的话说,“在这个轻阅读时代,我更喜欢纸张带给我的厚重感和责任心”,这也是她选择晨报表达她建议的原因。

在外人看来,她的想法不切实际,但正是那些在当时看来不着边际的梦想,成就了大千世界的一个个奇迹。

这是一位长居北京的沈阳人对家乡的爱。因为爱,她产生了一个梦想,并在为实现这个梦想而努力着。

爱城征集令

对城建的设想,告诉我们

您对沈阳城市规划、建设和发展有哪些创新性的想法,让我们集思广益,共同为所热爱的沈阳献计出力。

尽管您的想法可能天马行空,可能略显稚嫩,可能并不被大家支持,也可能在实践中有重重困难,但只要您怀着一颗热爱沈阳的心,有对沈城建设的设想,请告诉晨报,我们会在报纸上描绘您的蓝图,将宝贵意见反馈给有关部门。

也许您的设想并非都能成为现实,但是如果您的创意能够与别人的设想碰撞,激发大家对城市的热爱,给予城市规划建设者以启迪,这也是对我们这座城市的热爱。

征集热线:024-96128(9:00~16:00)

华商晨报官方微信

注:在您的建议前标注“爱城征集令”

华商晨报首席记者 段芳宇 主任记者 刘桐 采写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1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 [责任编辑:马强]
20140606095201931.gif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"银川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用户名: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 查看所有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